您的位置: 文学作品 > 散文 > 河西有个赤土岭(胡彦琛)

河西有个赤土岭(胡彦琛)
2019-05-17 文章来源:赤土岭文化交流协会
河西有个赤土岭

文| 胡彦琛




      老家在龙江柏乡街,村西头便是汉中八景之一的“龙江晓渡”,隔褒河而望勉县。清凌凌的褒水出了褒谷便一路往南流来,她在浩荡里述说着魏武扬鞭的磅礴大气,在迂回里倾述着褒姒一笑的婉约凄美。
      褒河以西约5里之处就是赤土岭了。赤土岭北倚连城山,坡陡而长,岭的东西各有一条长坡,往东一条直下金寨(当地村名),往西一条直下到挂山桥(阳安铁路桥)下面,向南坡势逐渐减缓,尽头到了原陕西第四地质大队门口,地质大队往南不远就是范寨(当地村名)。


       赤土岭的“土”呈黄褐色,黄泥巴很黏,正所谓“晴天如刀,雨天如胶”。
       初识赤土岭是上世纪80年代末。其时,我刚和妻结婚,新年里我和妻随岳母去给外婆家拜新年。之前听妻说过,家里上有年迈的爷爷,岳父是老师,下有姐弟4人,家里只有岳母一个劳力,一年挣不了多少工分,每年都是缺粮户。妻自幼在外婆家长大,直到上小学才回到家里。因此,妻和岳母对外婆一家有很深的感情。
      到了妻的外婆家,拜年寒暄自是一番热闹,家常里短更显弥足亲情,每个人都被包裹在浓浓的年味里了。
      热闹之余,我独自出门想去溜达一圈。从外婆家屋后朝北俯上,路上满是积雪,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过了阳安铁路,漫步原上,举目四望,原上白茫茫一片,冰雪覆盖,银装素裹,真是一个干干净净、广袤圣洁的雪原。向南眺望,村村寨寨粉妆玉砌,纵横阡陌的田野都被积雪覆盖了。霎时,只觉得原上离天那么近。此时此刻,我感应到了大自然的气息,感应到了宇宙万物的深沉呼吸,感应到了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禅境。虽然人迹罕至,但我强烈地感受到了生命无与伦比的精彩:松柏落雪,苍翠欲滴,玉树琼枝,极显生命的顽强和韧性;腊梅吐蕊,红白相间,芳华烁烁,更显相容的谦逊和大度。高高低低的灌木也都在雪窝里贪婪地吮吸着水分,积蓄着生命的希冀。偶有觅食的小鸟轻盈而欢快地在雪地上蹦来蹦去,一展生存的毅力。


       看似悄无声息的雪原,却无时无处不在演绎着生命的奥秘。人生大抵如此:若是凭着自己的无知、无觉和无明而去断然妄加评论和否定,岂不可悲可叹、贻笑大方? 
      几年以后,妻的外婆辞世了,葬在了赤土岭水库西岸的黄土坡上,与妻的外公坟冢隔水相望(外公的坟冢在水库东岸的黄土坡上)。清明上坟之时,我望望两位老人坟冢的风水:头枕坡岭,依山傍水,确实是极好的风水。但为何一个在东岸,一个在西岸,不合冢呢?岳母后来说清了原由:原来,妻的外婆的娘家在金寨,是大户人家,外婆出嫁时,娘家拿出几亩地做嫁妆,外婆在旧社会自然是裹脚女子。外婆出嫁后,仍然纺线织布,勤俭持家。可是外公却沉迷于吃喝赌玩,且脾气粗暴。所以,娘家陪给外婆的几亩地也被外公给输掉了,尽管如此,解放后,外公家还是被划定为地主。外婆生前曾说过:这辈子受尽了他的委屈,死了也不跟他和墓。
      人间最美四月天,春日的赤土岭尽显秀丽和妩媚。碧空湛蓝如洗,云卷云舒。空气清新爽神,沁人心脾。漫山苍黛,坡岭碧透。往东的长坡蜿蜒而下,紫气东来,村寨富庶;往西的长坡顺势绵延,荡气回肠,古镇新貌。在陕四队门口凭栏远眺,水库绿水荡漾,天光云影。山的雄魂、岭的绵延尽在碧波之中。垂柳依依,涟漪沦沦,岸芷汀兰,水鸟翔集。山因水而雄壮,水因山而妩媚。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赤土岭人必是既仁又智的。的确,这里的人民热情好客,勤劳勇敢,常怀敬畏感恩之心;这里的文人才子十年一剑,声名显赫,佳作俱为汉上大成。更值得称道的是成立于2016年7月的“汉中市赤土岭文化交流协会”,它对“赤土岭”三字做了精准的定位:“赤”者,红色也,传播三线建设红色文化和生活正能量;“土”者,乡土也,接地气,传播乡土文化气息;“岭”者,有高度,但并非高山仰止,它是一个自愿参加的群众组织,凡是文学艺术爱好者,都可以在这个平台展示自己的原创作品。目前,赤土岭文协已经成为汉中的一张有底蕴有特色的文化名片。


       一个初冬的午后,邀约朋友们驱车到了赤土岭腹地。过陕四队门口,沿赤土岭西坡缓缓北上,冬日暖阳洒在坡坡岭岭上,洒在水库澄澈平静的水面上,顿时,坡岭秀水宛如一幅厚重斑斓、空旷深邃的水墨画。
      约摸行了2里路程,就到了群峰机械厂,水库的水域也就到了尽头。
      因为早听说过群峰机械厂,只是一直无缘走进厂区,所以,车子开得特别慢,想零距离看看,亲身感受一下这个上世纪就驰名中外的三线企业的点点滴滴:厂区开阔有致、布局合理,一排排楼房的红砖显然已被风雨剥蚀,林荫大道极有格局。
      群峰机械厂主要经营表面处理相关产品,一直致力于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拥有业界资深的研发设计工程师和高素质的管理队伍。为了更好地适应市场,在管理和工艺上不断创新并不断引先进的设备来满足市场发展的需求,率先提供充分满足客户的价值服务,使产品在行业中永远处于优势。
      穿过厂区,我们一路朝北继续前行,透过车窗望去,夕阳里的赤土岭越发雄浑广袤,苍凉悠远。朋友们说下车看看,大家陆续下了车,都沐浴在了冬日暖阳里。


      走在赤土岭梁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坡的芦花,正是芦花盛开的时节,就连脚下的小路也都堙没在芦苇里了。苇絮悠悠,芦花如雪,梁上的芦花渲染了赤土岭浪漫柔美的情怀。坡上刚刚耕犁过的土地呈现出浓浓的褐色,“这就是‘赤土岭’?!”有朋友乐了。“呀!这里还真有点黄土高原的感觉。”有朋友感慨了。我寻声眺望:赤土岭东西两坡由北向南坡势渐减,沟壑纵横,黄土成原,雾霾渐起,还真有点黄土高原的广袤苍凉、高天悠远,不同的是这里绿树掩映,绿植蔓延。
      站在赤土岭梁上,朝北眺望连城山,我略有所思:赤土岭北倚连城山,在连城山的脚下,它没有连城山东西连绵的雄伟,也没有连城山陡峭而屹立于天汉大地的气魄,它只是极其寻常的岭,只是温顺地自北向南减缓坡势。它不与山争峰,只在平原上挺直了脊梁,不卑且尽量保持自己的高度;它不与山争险,只敞开着宽阔的胸怀,容纳了这里的子民自远古而来繁衍生息,农耕不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它不与山争秀,只用自己坚强有力的臂膀挽一弯碧水,成就岭上有水、水中有岭的钟灵毓秀与山水田园,使这里的子民近山近水,人杰地灵。
      有感于此,我不得不从心底里发出对赤土岭的礼赞——不卑、不争、有明、有为,道家思想精髓在这里已被诠释了。
      现代文明进程日新月异、突飞猛进,尽管赤土岭下东西方向的川陕公路曾是贯通汉中到略阳、宁强乃至大西南的主要通道,但还是被108国道、西汉高速和十天高速所取代,而今冷清多了。然而,历史不会忘记赤土岭,它依然是地理上一个显眼的坐标;人们不会忘记赤土岭,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赤土岭人只会对它感恩,并把它深深热恋。
      斜阳的余晖瑰丽着赤土岭的温柔和秀美,清新的晚风抚平了我们的心境:澄澈、宁静、自然、闲淡。

                                                                                                                                      2019年4月15日



       【作者简介】  胡彦琛,男,大专学历,汉语言文学专业,教育工作者,中共党员,爱好文学,汉台区作协副主席、汉中市作协、陕西省散文协会会员,有散文、诗歌、小说刊发于各大媒体。


      责编: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