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学作品 > 回忆录

  • 回忆录

    Association profile

多年以前,当绿皮火车停靠在一个叫阳平关车站的时候,还是懵懂年少的我全然不知,随着国家三线建设的脚步,此生的命运即将从古城西安,落户到了秦巴山区的一个小山沟里了。

更多详情>

我该上小学一年级了,父亲积极要求支援“三线建设”,将全家从古城西安迁到了位于汉中赤土岭西边的航天部群峰厂,从此赤土岭就是我新家的起点,每次我们乘公交外出,必须步行20分钟到赤土岭车站后,方能沿着公路扬长而去。

更多详情>

2016年中国最热的话题就是“二胎政策”放开。

更多详情>

离开成都之前,原本有两种选择:一是调石家庄,许多同学都去了;二是到汉中。也许是秦岭和巴山的灵秀神韵,悄悄地呼唤我心中对大山的情愫,还是到汉中续接前缘吧。

更多详情>

其实在这个父亲节,我只想对父亲说声“对不起”。尽管,我曾经鼓了很大的勇气想对父亲说,但终究没有说出口,但心中对父亲的那一份愧意和内疚如鱼刺哽喉,三十多年来从未消失。

更多详情>

秦巴乡间,散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乡村集市。许多年以来,乡间集市就像白天的星星,闪烁在乡村日常生活的天空。

更多详情>

我们独自走在人生路上,穿行在欲望与枷锁之间。当我们一点点向现实妥协,理想终究一步步变成幻想。

更多详情>

我在南郑县安坎乡一个叫马槽的村庄(现归阳春镇管辖)生活过十年,在玉泉小学读过五年书,也是我父亲杜均安作为右派下放农村老家的十年。此时的父亲已经从一位青年才俊变成了拖儿带仔的中年男人,贫困交加,心力交瘁。

更多详情>

1976年是中国极不平凡的一年,是改变中国命运的一年,这一年我升上了十号信箱子弟学校高中。9月份,开学没几天,我们就遇上了二件大事,一是九月毛主席逝世,二是打倒“四人帮”,当时的情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但我们不知历史从此发生重大转折,随之而来的高中生活与初中生活相比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更多详情>

六十年代,我们的父辈从祖国大中城市的国有大型骨干企业,为了祖国三线建设的宏伟篮图,来到了汉中。

更多详情>

在汉中南郑县群山环绕的大山深处,有一座废弃多年的工厂。占地千亩,厂房、宿舍达百栋之多,全部建在半山上,那么大的工程量,只到今天看来,也堪称奇迹,它就是汉中人俗称的“八号厂”。

更多详情>

暮春,细雨滋润过的山野,柳枝媚态丰盈,麦苗青青,一片绿意盎然。常言“三月三,马放南山”。

更多详情>

母亲前几天拿了块布让我看看花色咋样,我问她做什么,她说打算给我外婆缝“老衣”(老衣即寿衣,按老家的规矩,老衣不管是自己缝制还是买成品都要提前给家里老人安顿妥当)。

更多详情>

中国当代最著名、也最具影响力的文学大家陈忠实的去世,在中华大地掀起久久不息的波澜,国家党政领导、文学艺术界、社会各界都以各种方式缅怀这位人民作家。

更多详情>

我的大姐夫是漆工镇西山村的一个普通农民,2016年7月22日病故,享年68岁,29日已经入土为安了。

更多详情>

上个月26号晚上,我从北京飞回了汉中,由于带着工作任务,所以我没有告诉任何一位亲友,而

更多详情>

网站建设中......

更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