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学作品 > 回忆录

  • 回忆录

    Association profile

2018年8月的几天,对于我来说,是个兴奋和难忘的日子。自报团到关山草原去渡假游玩的活动后,我和家人对那里充满了向往。很早就

更多详情>

闹市中的虎头桥冤案王会林对于汉中人来说,虎头桥这个地名并不陌生,因为它就在汉中最热闹繁华的文化广场西侧,每天,有汉运司的

更多详情>

首先,他用一年时间学会汉语。次年即1905年春,他与一位年长的教士在洋县传教,两年间,先后在华阳、南坝等地发展一批教徒,并建

更多详情>

南怀谦,1880年9月20日出生在意大利贝尔加莫省阿尔比诺地区一个天主教徒家庭,1903年被任命为天主教神甫,不久被派往陕西汉中教

更多详情>

我曾经把略阳和洛阳的概念混淆不清。许多年后,直到现在,我才渐渐明白,原来,略阳和洛阳,一个既是世界三大石窟之一的承载之地

更多详情>

我一直在乡村学校任教,几十年时光悄然而逝。蓦然回首,那些沉淀在记忆深处的美好时光极如一幅淡远空灵的水粉画中的一束光、一

更多详情>

寒露的到来,表明秋季已经走进纵深。 城北武乡汉王一带,农人们秋收的脚步已经缓慢下来,秋种还需要些时日。田野里大片的稻子已

更多详情>

我好久没有回家,几乎也没有给父母电话。 一天,快下班了,接到父亲电话,说:我在城里,你过来,我给你说几句话.说完就挂断电

更多详情>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这是我还在穿开档裤时,就天天听到的高音喇叭播放的歌曲,也就是那时,我幼小的心灵中就有一个

更多详情>

当我最终决定去古老的洋州大地寻访、追梦、沐浴的时候,一连数日,心情总在激荡,思想总在高翔。而灵魂的洗礼也早已融入那片厚

更多详情>

多年以前,当绿皮火车停靠在一个叫阳平关车站的时候,还是懵懂年少的我全然不知,随着国家三线建设的脚步,此生的命运即将从古城西安,落户到了秦巴山区的一个小山沟里了。

更多详情>

我该上小学一年级了,父亲积极要求支援“三线建设”,将全家从古城西安迁到了位于汉中赤土岭西边的航天部群峰厂,从此赤土岭就是我新家的起点,每次我们乘公交外出,必须步行20分钟到赤土岭车站后,方能沿着公路扬长而去。

更多详情>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是当代诗人臧克家为纪念鲁迅先生逝世十三周年而作的著名诗句。著名书法家徐

更多详情>

2016年中国最热的话题就是“二胎政策”放开。

更多详情>

天文学家的一生,是单相思的一生,他们苦苦思慕、追寻、凝视着遥远的天体,而那些远在天上的恋人却浑然不觉,既不眉目传情,也

更多详情>

离开成都之前,原本有两种选择:一是调石家庄,许多同学都去了;二是到汉中。也许是秦岭和巴山的灵秀神韵,悄悄地呼唤我心中对大山的情愫,还是到汉中续接前缘吧。

更多详情>

其实在这个父亲节,我只想对父亲说声“对不起”。尽管,我曾经鼓了很大的勇气想对父亲说,但终究没有说出口,但心中对父亲的那一份愧意和内疚如鱼刺哽喉,三十多年来从未消失。

更多详情>

秦巴乡间,散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乡村集市。许多年以来,乡间集市就像白天的星星,闪烁在乡村日常生活的天空。

更多详情>

我们独自走在人生路上,穿行在欲望与枷锁之间。当我们一点点向现实妥协,理想终究一步步变成幻想。

更多详情>

我在南郑县安坎乡一个叫马槽的村庄(现归阳春镇管辖)生活过十年,在玉泉小学读过五年书,也是我父亲杜均安作为右派下放农村老家的十年。此时的父亲已经从一位青年才俊变成了拖儿带仔的中年男人,贫困交加,心力交瘁。

更多详情>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33条/2页